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暖雪8521

心怀感激,追寻我的来世今生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配乐朗诵《一瓶秋》  

2013-11-19 12:39:49|  分类: 配乐诗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配乐朗诵《一瓶秋》 - 暖雪8521 - 暖雪8521

一瓶秋
作者:胡品清
朗诵:淡  妆

<>

 


一瓶秋
 
作者:胡品清
朗诵:淡  妆


    没有风,一切静止,一束束的芦花都矗立着,又直又高。
    纵令栖霞山的枫叶甚远,尽管这里不是夜送客的浔阳江畔,光是窗外那一大片荻花已足够给人一种秋瑟瑟的感觉了。是的,夜深了,我如此向自己说,一面凝望眼前那一片随风起伏如浪的芦苇,一面想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窗外那片宽广的旷地竟然滋蔓着一丛丛的芦苇。
    记忆中,芦花多半是生在沼泽之地,或是江畔,或是湖湄。所以白居易才说:“浔阳江头夜送客,枫叶荻花秋瑟瑟。”在十七世纪的法国,拉·丹封也写过一篇题名为《橡树与芦苇》的寓言,提到芦苇是一种脆弱的、生在水边的植物,弱不经风。
    世纪的法国诗人黑尼叶也说过,他只要在泉边采撷一枝芦管一吹起来便足够使泉水震动,使整个的森林吟唱,使听者屏息在夕暮的风中。也许这几句话会使我们伤感,使我们联想到我们古诗中的“不知何处吹芦管,一夜征人尽望乡”。
    往年,覆盖着那片旷地的只是一些野花、一些蔓草,以及一丛又一丛的美人蕉,火红的、橘红的、鹅黄的和红黄交杂的。而今年,猝然有一大片毛茸茸的芦苇在我望中升起随风低首。那天走向教室的时候,我的目光曾经一度被那一片秋之白所攫住,也曾有意欲要去采撷。 
    一把秋色移植瓶中,而事后并没有那样做。翌晨,由于夜来曾经是风风雨雨,荻絮已因湿而变得不再洁白,不再有天鹅绒之姿。于是我好 后悔不听从杜秋娘的话语:“有花堪折直须折,莫待无花空折枝。”继之而来的是一连串凛冽的日子,冷冰冰也湿漉漉的。我兴致阑珊,只是蜷伏在屋里喝热茶,何况那片黄土地泥泞不堪,芦花也不再像白头翁了。
    之后,你不被预期地来了,又一度,自南方,似乎也是你带回了阳光。因为在和你共处的那些日子里,天空甚明朗,一度经雨的芦花也被晒干了,闪着白丝绒的光彩。于是,某个午后,我原想邀你伴我一起去采撷一把荻花,将之插在瓶里。而你恰巧斜倚在厅堂里的沙发上,小寐正酣。一定是由于自己是一个恐惧长夜症患者,我从不忍心摇落任何人的睡意。何况你是永恒的旅人,总是行色匆匆。于是,我决定了要揽住秋色秋形,不让雨浪淘花成幻影。于是,一刀在手,我出了楼廊,下了台阶,走过了柏油路,走向芦苇丛中。没有风,一切静止,一束束的芦花都矗立着,又直又高。我必须踮起脚趾才能审视,才能挑选最优美的枝柯。      

 

 

 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8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